误杀少年罪成‧警囚5年

误杀少年罪成‧警囚5年(雪兰莪‧沙亚南5日讯)15岁少年阿米奴拉昔被警当匪鎗杀的案件经过一年半的审讯后,最终于週四在沙亚南高庭有了裁决,有关警员被告被判误杀罪成坐牢5年。不过,被告决定上诉,并获得法官拉蒂法的允许,以1万令吉保释金加一名担保人保外。被告仄奈苏比(49岁)被控于凌晨1时10分至2时之间,在沙亚南11区11/2达里安路,误杀阿米奴拉昔,触犯刑事法典304(a)条文。一旦罪成,被告可被判入狱最高30年,并可另加罚款。此案于週四下判时,法官拉蒂法说,在此案中,控方成功传召39名证人,说明年纪轻轻的死者如何死于被告连发的21鎗下,而致命伤是头部的一击,足以显示被告当时枉顾现场环境情况和公众利益,有意致死死者,因而抵触刑事法典304(a)疏忽致死条文,反观辩方无法挑出案中疑点,因此裁定被告有罪。指被告有意致死死者“根据被告的口供,他指死者当时鲁莽驾驶,或可能危害公众安全,因此才极力协助另一辆巡逻警车,追捕死者。然而,被告也曾在接受盘问时承认,死者当时驾驶的车子已放缓车速,也未危害任何人的安全,死者没能力逃过警察的追捕,在如此的情况下,被告仍启动冲锋鎗(Submachine Gun)自动发射系统,朝死者车子扫射,是极度危险的做法。”此外,拉蒂法也说,辩方的两名证人,其中一人当时出庭时只是以自己的个人经验,来解释案发现场的警员应如何控制场面,并非正式专家;惟另一人则强调,警员必须在合理的情况下开鎗,在执法时不能超越刑事法典条文,没有提出案中疑点。她之后开放,让被告辩护律师提出求情理由。死者母:警坐牢还儿清白当知道射毙儿子的被告被判坐牢5年后,死者的母亲诺西雅说,法庭总算可以还其孩子一个清白。她指出,至于她之后还会否採取进一步的法律诉讼,还需先与代表律师商量讨论。被告维安有功盼获轻判辩护律师沙林巴希替被告求情时指出,来自沙巴的被告在警队服务25年,对国家贡献良多,是个有责任心的警员,在百姓都在睡觉时,礼告却勤奋地执勤任务,维持社会治安,功不可没。被告拥有4名年幼孩子,若因认真执勤而换来5年牢狱之灾,将令其子女在成长过程中缺乏父爱,希望法庭能给予轻判。他说,被告没有类似案件的前科,因此,由此可见被告绝对不是一个喜欢随便开鎗射匪的狂徒。主控官依汉却以4大理由要求法官勿轻饶被告,包括被告致死一名年仅15岁的少年是严重罪行、被告在开鎗时缺乏理性,提不出证据支持开鎗理由、即使自己和公众的性命未受威胁也坚持开鎗以及没有顾及案发四周环境情况,为达到逮捕死者目的而执意开鎗。他认为,法官在此案中应视公众利益来裁定被告的罪名,除了让被告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外,裁决也足以成为警员日后的借鉴,尤其在执勤时要加倍谨慎,确保不再发生类似的悲剧。“法官重判被告,也可提醒警员和百姓,任何人犯罪,都必须受到法律制裁,没人可超越法律。”在听取控辩双方的说辞后,法官拉蒂法宣布休庭15分钟。她之后复庭时指出,她非常同情死者和被告的遭遇,一位是年纪轻轻的少年;另一人则是在警队服务多年的警员,不过她仍会以公众利益为大前提,作出适当的判决。她宣判被告从即日起坐牢5年。家属将针对2事讨公道死者家属的代表律师苏仁登说,儘管此案已有了判决,但他仍会针对两事项为死者追讨公道。“第一,案发后,死者一直被冠上‘少年犯’罪名,更盛传死者欲开车撞警,我希望能揪出发表这种说词的警员,让他们受到对付,还死者一个清白之身。”他指出,至今,法庭未有任何证据证明死者是罪犯,希望警方能撤回“死者是罪犯”的这种说法。“第二,当时与死者共车的另一名少年,其实在警方追捕他们的过程中,已严重暴露在危险之中,我不明白为何至今,仍未有人针对此事而被对付或负上责任。”新闻背景警追逐攫匪射毙少年来自沙亚南的15岁巫裔少年阿米奴拉昔,于凌晨驾车与友人外出,结果被警方当成攫夺匪追逐,过程中更被警方发射多鎗夺命。由于死者年仅15岁,引起举国关注。半个月后,一名警察伍长被提控,即此案被告仄奈苏比(49岁)。被告被控于凌晨1时10分至2时之间,在沙亚南11区11/2达里安路致死阿米奴拉昔,触犯刑事法典304(a)条文。一旦罪成,被告可被判入狱最高30年,并可另加罚款。被告当时否认有罪,获准以1万令吉及1人保外候审。此案经过多次过堂和展延之后,于去年10月12日开始正式审讯。直至今年2月28日,被告被判表面罪名成立,必须出庭自辩。‧2011.09.15
上一篇:
下一篇: